栖止

风沙入目

哇想不到我这个万年潜水居然发文啦!其实就是无聊了还有明天回国打算high的心理,促成了……一个小段子hhh其实可以成为一个系列,但是我真的坑品不好,还是先打上end吧ˊ_>ˋ

“听说,你最近几日很是悠闲…”

不远处传来长靴碾压枯叶的声响伴着蛇类嘶嘶的吐信声,在这样寂寞的夜里,足以令人战栗。高处的风又硬又冽,带着寒冷灌进衣襟,此时观景,真是大忌。可偏偏,眼前的青年还驻足在风沙中,似要融为一体。

“什么任务?”有些不耐的问道,

“唉?我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呢,”女子的声线媚的发腻,“大人只是让我给你带句话...”她与青年并肩,看着他手中捻着的黑翎,眼神复杂了一瞬,又装作轻佻的样子,伏到他耳边

“千机楼,无需过多干涉。”

回答她的是呼啸的风声和一个快速的手刀。但是她还是敏捷的躲开了,并且察觉到一抹微红蔓上他的耳廓。赤练笑着眨了眨眼,长裙摆摇曳生姿

“可别被风迷了眼,小凤凰。”

两天前•洛阳
喧闹的街巷人来人往,叫卖声不绝于耳,现如今,百姓还深醉于这虚伪的平和假象,全然不知这平静下掩盖着的惊涛骇浪……而这些被视为蝼蚁般的生命,却是当初自己最为重视的,重视到想让自己的速度超越时间的流逝去保护....怎么会,他..去保护?
白凤溜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,流沙还和墨家胶着,头领还带头玩失踪--虽然他还算有良心的偶尔透露一下行踪,但基本没有下发实际的行动纲领。
因此,他白凤才不会委屈了自己,鸟儿自然是要翱翔天际的。可如今他在亭楼一角站立,俯瞰整个喧闹的洛阳,却徒生几分落寞....
恍惚间,他看到成群的乌鸦飞过,叫声也是咿咿呀呀,推推搡搡。乌鸦...他出神的看着这群乌鸦掉落的墨羽。这几年午夜梦回,他总会想,如果,当初没有去救弄玉,没有送她那琴,或者,根本没有见过她,会不会,他和墨鸦,还在那名为将军府的牢笼里,穷尽一生,同生共死..可惜,微光散入窗棂时,只有点点水渍被晕染开来,散着微凉的温度...
若是重演,一定还是一样的戏码,毕竟,凤凰怎会与乌鸦同生共死呐?所以,还是把虚妄碾碎在自己手中吧!就像他这近几年来所做的,不为弱者怜悯,不惧强者挑衅。于是,他就任由那轻飘飘,颤巍巍的黑羽滑落指尖,直至沾染尘埃。

盗跖还是让他看了就来气!当白凤用青筋暴起的手紧握着那个“冒牌”的千机盘,心里已经把他祖宗八辈问候了个遍。他气的不清,又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和失落组成的烦躁。许是身下的凤凰与主人心有灵犀,也开始烦躁的摆动身体,蓦地长鸣一声,竟是像看到了什么目标一样直直俯冲下去。也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白凤看到了绝对无法接受的一个人影晃过。他倏地睁大双眼,身形不稳的向前栽去,那凤凰护主心切,渐渐稳住他。可他还是微微颤抖,整个人仿佛行尸走肉一般,心道:真是因为这风太大,迷了眼么...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4)